项城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青帝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变革(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7:40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变革(上)

且刚刚叶青一下奇异属性转变,虽不知五属转化原理,但要说不是处心积虑设计她,谁信!

红云亚圣想到了这里,脸色一凝,冷笑一声,还是选择追杀,自己本命法袍不容有失,圣人本命法袍更不容有失!

只是,要准备周全。

一道火符传到退回到海上面夏丹星巢:“随时与我保持定位,在地面支援……帮忙照顾一下琼阳。”

“是,师姐。”

海底,琼阳在浑浊的水浪里起身,看着两人消失在视野里,想了想,就飞向上面夏丹星巢,她不是白痴,明白这时还是别给母圣增麻烦才是!

临近出水,夏丹星巢就垂下了红光,已展开了大门欢迎小公主的归来,她一喜,就要迎接上去。

呼――

流风回旋,碧色在琼阳仙子身上出现,直接以不可抗衡力量卷走了她

,化一道青色弧光,“哗”的水助风声,嗖一下极速,穿过了夏丹星巢阻截,直接消失在海面上空,没入炎宵大陆的天坑里,这样匪夷所思速度……

“是青帝?”

“不,是青鸾!”

星巢上,红云门的天仙惊怒,不料还有此变,等红云师姐回来怎向她交代?

“敌人恐怕进入暗面了。”

“追!”

紧跟青鸾仙子遁光,夏丹星巢一道红光闪过,立即赶到了大陆本源隧井处,这时,迟疑了瞬。

“进入暗面,对我们来说,比进入海洋还不利,这莫不是陷阱?”

“暗面,正是这叶青的主场,还有黑帝在。”

“据说现在青帝在暗面,也可获得部分主场,这下面实在太危险了。”

“还是通知红云师姐罢。”

“两面追击都是在大陆底部,地气屏障太深,我正在定位……咦,红云师姐也在靠近本源隧井!”

“不对,这肯定是陷阱!”

“快快通知下去。”一个天仙冷着面孔,生出一丝无力楸,这些异域的贼仙,怎就不和本域那些道人一样,道心坚固,宁折不曲呢?

要是和本域道人一样,和自己死拼,那自己就可杀的痛快了。

…………

土层底下的岩层地脉,两个美丽的红裙女子在前后追逐,都是一模一样的女仙,似乎是惊雨恨云她们那样的同胞姐妹相互嬉闹一样,只是气氛肃杀残酷,生死系于一发。

天仙遁速都是非常快,一开始相差不大,但很快显出区别,前面女子气息在逐渐变成了土属,而后面女子气息还是火属,原本火属更快,但在土层地气压制下,就渐渐受到了阻碍。

此时,只见后面女子浑身火焰,纷纷化成灰烬,气息不断消耗,完全是靠着不惜消耗而维持短暂高速。

叶青这时以五德灵池汲取了祥云星魂裙力量,反倒更游刃有余,做好长跑准备一样,节约力量也不正面交手,只带着正牌红云亚圣在地底兜圈子,等待着战友的一个信号。

数息后,一道青风在虚空中吹过,拂过前面那个红裙女仙翩然裙裳,似乎讶异于‘她’这刻的美丽风情,轻咦一声后,传出悦耳轻笑:“我是叫你汉王,还是叫你青谨仙子?”

“青鸾殿下那面情况怎么样?”

叶青保持面不改色说着正事,心忖就知道会这样,有意选在岩层地下谁也看不到自己掉节操,没想还是给青鸾仙子看见了,可以料想这幕黑历史,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成她的笑话材料,或唯一庆幸的是青鸾并不会传播八卦,这种不重要的信息应该没有多久就会被她忘记。

青鸾仙子其实在看到叶青的异常状态,心底就有许多疑惑,只是情况暂时不便多问,也没有多笑话,轻风一个指引,显出本源隧井的冰瀑:“我已带琼阳下去了……你确定红云知道陷阱也会踏入?”

叶青跟着偏转方向,径直去那面:“她不能放弃祥云星魂裙……更不能放弃她的女儿,两个选项,理智和情感的抉择,这是我为她营造的双重绝境,现在她知道了,但她别无选择。”

情感?

青鸾仙子若有所思,她想到了帝君遇险时,自己那时想过如果救援不了就拉着整个世界陪葬,此情推己及人,不由看了眼后面紧追不放的女仙,轻轻:“你是说真的?她和她的女儿……”

“原先不是很肯定,但现在基本确定了。”

叶青对这前辈简单解释着,数了数祥云星魂裙的时间只剩下一息,就一头扎进炎宵大陆本源隧井,这时气机一变转向水属假格气息,从容切回水遁,对着本源隧井底部的阴阳界膜镜面而下:“红云道友莫要心急,我们这场游戏,刚刚开始。”

“戏弄我?”

后面追上来的红云亚圣见了,几乎要吐血……她是火属里面难得好脾气,但那是封冻在冰霜外表下,内心蛰伏火焰只会更炽烈,而暗火习性让她在怒火之中维持住一线警觉,情况越来越不对了。

表面上自己直面面对的敌人只有叶青一个,但这个世界越是大招越消耗剧烈、离不开法力支撑,这积蓄显不是一个新晋天仙所能完成,对方已在力量巅峰衰退下来,这才是正常,没有人能连破两大天仙还能生龙活虎。

对于她来说,只要能追上就不足为虑,但问题是怎都追不上……对方变化莫测的力量,从容在海水、岩层、冰瀑间切换遁法,每次调整都是完美契合……简直叫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青脉天仙能做出来,不禁心底往下沉。

而且每次看似能追上,都刚好仅仅差着一线,一次两次还可以是巧合,连三次……当自己是白痴?

大洋海底、大陆岩层、隧井冰瀑……再接下来该是暗面黑水?

对自己克制力不断攀升,这是在温水煮青蛙?

红云亚圣丰富的战争本能让她意识到危险,相比丢失祥云星魂裙,她觉得自己陷入进去的情况就更糟糕,没有自己的庇护,女儿又丢了假格,今后在大劫里的生存几率何等微小!

两人追逃之际都是横向水平穿梭,由大洋底部海床过来,这里已是大陆底层,没多远就是隧井底部,正在她要决定放弃追击、立即止损时,风声呼啸,女儿挣扎声音在冰瀑下传出:“放开我!母圣救我――”

这声求援让她倒抽一口凉气,浑身如坠冰窖……琼阳不是回去海上星巢么,怎么跑大陆这里来了?

下个瞬间,女儿的火凤气息与叶青的诡异黑属气息,还有隐隐一只凤凰的气息,都一并消失在本源隧井底部。

接着,来自隧井上方井口的夏丹星巢发来讯息,愧疚:“青鸾埋伏在海里劫走了琼阳,我们没有能追上,辜负了师姐的嘱托。”

“不怪你们。”红云亚圣淡淡的说着,这时她已神色平静下来,落身在空空的隧井底部。

阴阳镜面上熊熊一团红光炎宵大陆本源,遥想当年炎宵师弟也是陨落此,她心底寒意一片冰霜,命运的气机迷雾终于揭开面纱:“敌人针对的一直是我,始终是我……我真是小看了这天命之子的野心和胃口。”

到天仙没有白痴,时到现在,叶青整个陷阱的全图,已尽数展现在她的面前了,夏丹星巢的体量是不可能追上青鸾,而元神脱离星巢没有了假格加持只是普通地仙,照样追不上青鸾,在她为了两全而要追回叶青手里的祥云星魂裙,忽视对女儿保护时,就已注定这结局――或当时就放弃祥云星魂裙,直接护着女儿撤退就好了,但现在……她已没有别的选择。

敌人构建的真正陷阱,不在海底,不在岩层,不在隧井,也不在暗面,而在她心底,从理智和情感上,内外交攻的绝境。

“师姐现在打算?”星巢里的师弟师妹发出询问。

“再下去是我私人的决定,你们,还愿意跟我冒险么?”

“哈……师姐忘记了,您一直以来就对我们说的,这世界上的生命只有两种终结,要么燃烧,要么腐烂……今天,我们依然选择,燃烧。”

“说的好!”红云冷冷一笑:“那我们红云门,就奉陪到底罢!”

“看这次,到底是鱼死,还是破。”

这时,她已经没有愤怒,只有仇恨,叶青利用女儿来设计绝境,已彻底激怒了这只火凤凰。

“祸及家人,我也要使你死绝。”这时,这只火凤凰只有这念,却不想自己提前想杀叶青。

“轰!”

火焰在隧井中爆发,土石崩塌,烟尘弥漫,一只火凤消失在隧井底部的阴阳镜面上,镜面涟漪未散,又一座赤红星巢坠下,赤色流星一样,不同于普通土石,这种仙家造物直接穿梭而过,与茫茫冰瀑一同消失在阴阳时空隔层的深处。

…………

海洋

“轰”

黑龙直直扑上,而樊川星巢也不甘示弱,化成了黑日,与黑龙搏杀着,星巢虽不及大洋,但是也不容小看。

而几乎同时,铃铃的养剑池,在刑武星巢下且战且退,只是一时,刑武星巢还镇压不下。

战局,一下进入了诡异的局面。

内江癫痫病医院
宜春治疗白斑病费用
桂林性病
内江癫痫病医院费用
宜春治疗白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