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城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风叱天下 第二百五十八章 洞房花烛

发布时间:2019-09-13 19:57:39 编辑:笔名

风叱天下 第二百五十八章 洞房花烛

“讨厌啊你!放下我,你……”欧阳芷心娇嗔一声,便要了挣脱了去。

“不要调皮!咱们俩已经拜堂成亲,你相公我抱抱你还不行?”凌风淡淡说道

“你……”欧阳芷心贝齿轻咬,脸上不禁漫上一道娇羞般的红晕,头一钻深深埋进凌风怀里,却还是埋怨般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咱们俩新婚燕尔,你相公能带你去哪?”凌风玩味般淡淡笑了笑,“古人都说洞房花烛是人生一大喜事,如此良辰美景,咱们万不可浪费了!对了,待会无论怎样,你都不可开怀大笑,淡淡笑笑倒是可以!”

闻言,欧阳芷心脸蛋不禁一红,娇羞般的红晕当即从脸颊晕开蔓延到整个脖根,头深深一埋,轻声嗔道:“你坏死了!”

凌风淡淡笑了笑,一步跨入已然装饰完备的洞房,脚轻轻一勾连带着两扇门齐刷刷地关闭。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两只红烛在兀自燃烧着,些许微弱的光晕也隐隐在空气中悄然浮动,跌宕着诱人心魄的律动在虚空中轻轻舒缓,一种无声的妖娆也从看起来有些恬淡却不失炙热的氛围弥散起来。

欧阳芷心娇涩般将头轻轻抬起张望一番,可霎时间如同一只受惊的玉兔一样朝着凌风怀悄然里一钻,羞赧般的埋怨牵引着一道道秀拳轻轻朝着凌风胸口击打,每一拳都是附带着娇嗔般的轻哼以及若即若离般的羁绊。

“再打,马上就要被你打死了!”凌风吃痛般淡淡说道。

“打疼你了吗?”

欧阳芷心头悄然钻出,可一看到凌风脸上那一缕玩味般的笑意,不由地轻轻咬了咬唇,脸上娇俏般的埋怨尤甚几分。

“不要调皮,乖乖坐好!”凌风轻轻一坐,将欧阳芷心一揽,抱着坐在怀里,“咱们夫妻俩如今已经拜完天地,作为夫君应该先挑开你的盖头,然后咱们喝一个交杯酒,再**一刻值千金那啥那啥……”

闻言,欧阳芷心头不禁低了低,略有几分羞涩地笑了笑,“一切听从夫君的安排!”

凌风淡淡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撩开欧阳芷心头顶盖头上撒下的珠帘,不浓不淡的香意伴随着一张颇有几分俊美的脸蛋徒然显现出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她眉心上分明可见的红点,像极了一滴血珠隐隐颤戾欲要从眉心滚落下来,颇有几分冬日阴寒凄冷般的冷艳,可是即便如此也隐藏不了她一张有如兰花般清新淡雅的绝美容颜。

那种骨子里透着的孤高清寒缱绻着几分不可亵玩的悠柔恬淡,不禁让人徒生几分爱怜。

凌风怔了怔,缓缓贴上去,一股怡人心脾的兰花香意扑面而来,整个人如若荡漾春风化雨中的一袭涟漪随着湖面颠簸的律动悄然蔓延。

欧阳芷心轻轻咬了咬唇,没有丝毫抵触般地缓缓闭上眼,脸蛋上徒然浮动出几分恬淡般的娇羞红晕,头也本能地微微一抬欣喜般迎上前。

凌风轻轻一吻贴在欧阳芷心额心,这次不浓不淡的淡雅接触,如若一滴露珠轻轻滴打湖心晕开一道不小的清涟,这种悠然自得的意境俨然像极了一道清淡的轻纱笼罩湖面,有着一触即逝般的惬意恬淡。

可是内心深处却是翻江倒海般现出不小的波澜,激动和悄然无声的炙热立时搅动古井无波的心田……

“娘子!”凌风淡淡笑了笑。

“夫君!”欧阳芷心娇羞般笑了笑,本能地将凌风脖颈挽在手心。

“嘘……”凌风将指尖轻轻点在芷心的眉心,轻易制止了她笑容的泛滥,“我之前不是告诫过你,不能开怀大笑,轻轻笑便好!要乖……”

欧阳芷心嘟了嘟嘴,颇有几分调皮的眨巴眨巴眼,却是会心地点了点头,头温柔地朝着凌风怀里轻轻一钻。

“好甜的兰花香……”凌风淡淡笑了笑,“我真有些怀疑,你是不是兰花仙子转世,为何身上竟有着这种特殊的体香……仅仅靠近你一点点,似乎整个人都是置身兰花园里,似乎一吸一吐,一呼一纳都是卷动着沁人心脾的兰花香泽……”

“讨厌……”欧阳芷心纤弱的手臂紧紧一揽,头不由地又朝深处潜了潜。

手指却是调皮般卷着凌风须髯轻轻一环,仅仅一刹那的勾连,在欧阳芷心心里却是缠住了一生牵挂了永远。

凌风淡淡笑了笑,目光却是一动,瞥了瞥窗台隐隐出现的一道虚影,那影子略有几分瘦弱却是鬼鬼祟祟一般紧紧贴近窗檐。

“阿福……这厮果真有鬼!”

凌风摸了摸鼻子,稚嫩秀气的脸上徒然凝生出一缕远超同龄的镇定和老成,漆黑幽深的双目中隐隐闪烁着说不出的灵动和自信。

“为什么没有开怀大笑!为什么没有!”

阿福躲在窗外咬牙切齿般地吼叫起来,整张脸也是扭曲般的一阵抖颤,可嘴中的特殊异味还没有完全祛除,一声响响的闷嗝夹杂着唇间没有清理完整的异物徒然喷发起来。

阿福只觉喉咙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苦水,闻着这足够让人反胃般的恶臭,嘴角不禁抽了抽,强提了一口气将这股气息咽在喉咙里,枯黄的眼中满是厌恶!

“该死的千幻迷眼的瞳术,这一回怎么特么的失灵了!老夫要是能使出灵力还需要这么麻烦让他们开怀大笑!”阿福恨恨地道。

以往使用这瞳术,被施术者只要深陷其中,便是会被这里特殊的迷幻禁制控制心神,无论是什么境界都将失去所有记忆和一切属于武者的能力,而自己作为整个幻境世界里唯一拥有着灵力的存在,无异于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杀人如屠狗!

可是特么的这一回,自己竟然也是能力全失……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可恨的还不止这一点,以往都是世界主宰的自己竟然跌落神台,成为了幻境里的局中人!

“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开怀大笑,让他们自主催发这幻境的劫杀之力!”

阿福想着就不禁恨恨地咬了咬牙,可一透过窗缝瞥了瞥甜蜜的凌风二人,脸也不禁变得狰狞扭曲起来,“老夫竟然成为了那个臭小子的狗奴才!特么的……他在这成亲洞房,老夫在这干瞪眼!一定要让他们开怀大笑,一定要让他们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怎么就是想不出,当真怪了……”凌风皱了皱眉头,刚刚自己拼尽全力努力要想起关于阿福的一切,可是只知道他是凌家忠心的仆人,关于他的一切却是没有丝毫的概念……

他就像是悄然出现,关系信任也是突然构建一般,可却是根深蒂固般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熟悉的感觉。

“夫君,我们快些喝了交杯酒,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安歇吧……”欧阳芷心低着头,娇羞般地说道。

挽动的双臂不免又是紧了紧,脸蛋也是朝着凌风怀里深深钻了钻。

“怎么了?着急了?”凌风玩味般淡淡笑了笑,将她埋在自己怀里的脸蛋轻轻挑起,若有所思地说道:“如此良辰,如此美景,却是安眠的时间,不过你夫君突然有种感觉,今夜你我最难将歇!”

欧阳芷心娇羞般笑了笑,贝齿不由地轻轻咬了咬嘴唇,“夫君不要胡闹……讨厌!”

凌风只觉一缕急促微弱的香风卷动着淡淡的兰花香意在耳边席卷,像极了一道春风浮动须髯撩拨自己的脖颈,一股说不出的曼妙感觉从腹间隐隐浮动,再悄然无声般升腾。

凌风轻轻吸了一口气,稳住自己激动的心绪,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一缕香风扑面而来,淡淡的香甜温润感觉骤然从嘴间席卷全身,一种被轻轻雷电击打的感觉不禁让的瞳孔骤然一缩,周身汗毛直直竖起。

凌风怔了怔,感觉胸前传来阵阵温柔的撞击,嘴中也是如同灌了一抹兰花酿成的甜蜜一般的香甜感觉,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欧阳芷心则是轻柔地闭上眼睛,娇嗔般轻轻哼了一声,将手臂紧紧一环,头不禁微微抬了抬,樱桃般的小嘴翘动着柔弱卷动着风情……

柔和的烛光漫洒着些许诱人的光晕,悄然漫洒在他们两位新人身上,房间里红色的罗缎也隐隐吞吐着别样的律动,俨然像极了一层轻轻的烟纱悄然在整个房间里笼罩。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阿福恨恨地咬了咬牙,“不过欧阳正心特么的扮成女人还真特么的像,简直就是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只怕就是老夫在她这种温柔的折磨下也会从了她……”

阿福舔了舔嘴里流出来的口水,可转瞬间一股异味让的他清醒过来,他摇了摇头,意淫般的舒畅附带着他徒然凝生出的几分狰狞徒然在他枯黄的老脸上僵硬般一滞,不禁有些滑稽!

“不行!老夫不能让他们得逞,一定要破坏他们,一定要让他们开怀大笑!让他们死!”阿福咬了咬牙,可转瞬间舔了舔嘴角,“不对,先让凌风那厮开怀大笑,让他去死!然后老夫……”

阿福咽了咽口水,一看到欧阳芷心那纤弱妖娆的身子,枯黄的眼中闪烁出一缕贪婪般的炙热。

厌食症的症状如何治疗
小孩健脾的药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能吃啥
孩子脸色发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