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城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大宗商品市场硝烟再起

发布时间:2019-10-09 23:44:16 编辑:笔名

  大宗商品市场硝烟再起

  □本报 王朱莹

  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之一的巴克莱,于本周二宣布将出售或退出多数大宗商品业务。而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等老牌国际大投行自2013年7月开始便陆续退出大宗商品业务。随着巴克莱的退出,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上完整保留大宗商品业务的老牌投行仅剩下花旗。

  而在老牌投行退出之际,一些新的大型贸易商和中小型投行却伺机进入,包括工行、中银国际等在内的中国金融机构动作频频。但短期而言,国内金融机构的布局更多是着眼于通道业务,在大宗商品自营或资管层面,恐难与国际投行比肩,新的游戏规则和市场格局的形成仍待时日。

  监管趋严 国际投行闪退

  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国际大行便拉开了剥离或重组大宗商品业务的序幕——

  2013年8月,高盛在被起诉操控全球铝价之后关闭了其有色金属交易业务;

  2013年12月,摩根士丹利将其从事石油运输和销售的特斯莫坦公司以及大部分石油交易业务,卖给了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Rosneft;

  2013年12月,德意志银行正式宣布退出能源、农产品、煤炭与铁矿石的交易,只保留贵金属和有限的金属衍生品交易员;

  2014年1月,美银美林关闭了欧洲电力和天然气销售部门,并削减碳交易团队。但是美银美林会继续交易美国的电力、天然气、煤炭、商品指数和金属;

  2014年3月,摩根大通和瑞士能源贸易商摩科瑞能源集团达成协议,以35亿美元的价格,向摩科瑞出售大宗商品的实体资产和交易业务;

  2014年4月22日即本周二,巴克莱银行也表示将退出大部分大宗商品业务。

  据外媒报道,巴克莱高层将在5月8日向投资者作公司战略通报,或宣布对部分盈利能力不达标的部门通过转移至“内部坏账银行”的方式(不出售也不关闭)进行重组。而贵金属交易将会被纳入其外汇交易业务。逾160名与全球商品交易相关的交易员、销售及研究人员将被列入裁员名单。至此,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上完整保留大宗商品业务的老牌大投行,只剩花旗。

  监管趋严是大投行选择“闪退”的主要原因。自2013年8月起,美国国会开始对包括高盛、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在内的投行业巨头的大宗商品业务展开调查。而去年12月,美国五大金融监管机构批准了“沃克尔规则”,禁止商业银行从事高风险的自营交易,反对商业银行拥有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权基金,以及对金融机构的规模实施严格控制。这一规则对很多国际大型投行是一个沉重打击。

  此外,商品投资收益比下降也是诱因之一。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表示,近年来,国际大宗商品持续下跌,以新兴经济体为代表的需求放缓和中国经济转型开启了大宗商品的较长时间的熊市周期。而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还没有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因此在未来5年大宗商品本身的收益率会持续处于低位,甚至会出现亏损。而结合投行的商品业务特点(期货和现货业务结合),全球美元实际利率上升也加大了期货和现货的持有成本。

  有业内人士表示,国际大投行退出大宗商品业务更多还是因为监管趋严,此时退出并不代表以后不会再回来,也许未来他们会换一种方式或者角色回到商品市场。

  着眼渠道 中资机构“逆行”

  就在国际大投行逐步退出大宗商品市场的同时,有一批新的面孔加入到市场中来。首先是监管限制较少的大型贸易商,如嘉能可斯特拉塔、维多石油集团、托克和摩科瑞等全球商品交易巨头,有消息称摩科瑞对摩根大通大宗商品部门的全面收购预计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完成,将全球最富有经验的大宗商品交易团队归于麾下。其次是中小型投行,如渣打银行,有报道称其在2014年制定大宗商品业务战略,目标在今后4年使其大宗商品业务收入翻倍。

  中国的金融机构也加入到新战场的争夺中来。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4月,中银国际获得伦敦金融交易所清算会员资格,成为第一家可以在该交易所直接提供交易及清算服务的中资机构。

  2013年7月,广发证券以3610万美元收购了法国外贸银行的大宗商品部。

  2013年8月,中国工商银行对南非标准银行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的收购基本完成。

  期货公司方面,也加快了国际化的步伐。如南华期货以香港子公司身份,成为了CME Group旗下四大交易所的会员,同时也非常重视美国子公司的发展,希望实现与国外CME、DME、IPE等交易所的对接。

  新时代证券研发中心研究总监刘光桓认为,上述事件是国内金融机构进军海外大宗商品市场的尝试,但业务上更多是为国内一些大机构、大企业投资国际大宗商品做渠道服务,而非直接参与大宗商品交易。

  “中资机构进军全球商品市场,从目前看最大的作用是为国内企业或其他机构进行海外商品投资提供了便利。以前大多数企业交易是通过外国机构开户,现在可以通过中银国际、广发证券等有海外平台的金融机构直接开户,并得到服务。但要说和大投行竞争,形成新的格局,目前恐怕还达不到。以券商为例,一方面,券商没有权力直接投资海外大宗商品,这需要政策的进一步放开;另一方面,国内券商实力无法和国际大投行相比,直接投资海外大宗商品风险极大,当前环境下,大部分券商不会过于激进。”知情人士分析称。

两宋元明
历史
旅游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