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城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中国海警执法面临尴尬群龙闹海管理混乱

发布时间:2019-11-23 22:46:21 编辑:笔名

中国海警执法面临尴尬 “群龙闹海”管理混乱

编者按

权威数据显示,与上世纪90年代相比,浙江海岛消失了200多个,辽宁省海岛消失48个,河北省海岛消失60个,福建省海岛消失83个,海南省海岛消失51个。

好消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岛保护法(草案)》已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中国海岛开发长期无法可依的状态将结束,对于破坏性开发海岛资源的查处也将具有法律刚性。

本报近期在对我国海域执法现状进行调查时发现,由于海岛管理牵扯部门多、分工不明确等原因,造成事实上的“群龙闹海”局面,各自为政、互相推诿等问题长期存在。而执法队员希望,他们在执法中遇到的困惑,可以在立法中得以解决……

海上警察被赋予陆上公安几乎所有权限,但日前,走入位于山东青岛海域的山东海警二支队,听到的却是海上警察对海上执法的诸多困惑……

海上的事“一浪接一浪”

在惊涛骇浪的黄海之滨,遥望烟波浩渺的大公岛,山东海警二支队参谋长张友双深有感触:“海上的事情太多太复杂了,海上肇事、渔民遇险时有发生,仅青岛海域一年的纠纷至少有几百起,无居民海岛问题更多。要知道,仅青岛海域,面积在500平方米以上的无居民海岛就达57个,这么多、这么大的地方,怎么管?”

“乱砍乱伐、任意采矿、随便养殖……渔民每次在无人居住的海岛打鱼都胆战心惊,怕被渔霸索要保护费,我们更为这些宝贵的海岛资源被白白浪费、破坏而揪心。”说起资源丰厚的无居民海岛,张友双更是感慨万千。

他说,长期以来,无居民岛屿的使用管理一直没有引起重视,缺乏相应的使用管理法律法规。岛屿管理权限不明晰,导致海岛经常出现违法侵占或者破坏的情况。部分无居民岛屿虽然有主管部门,但因派员常驻岛上进行管理存在难度,大多选择将岛屿长期出租给公司或个人进行使用管理,主管部门的监管不力致使岛屿使用管理混乱。

张友双痛陈海岛受到的“伤害”:

随意在海岛上开采石料破坏植被、不合理地建造海岸工程和挖砂、在海岛上倾倒垃圾和有害废物、滥捕滥采海岛上的珍稀生物资源……这让海岛生态、资源遭到严重破坏。“地理环境独特、生态脆弱的无居民海岛,那能经受如此折腾?”

人员复杂安全隐患多

“最愁人的是治安问题。”山东海警二支队侦查队队长苑海涛说,全青岛的57个无居民海岛大都被“包出去”进行海产养殖,有些甚至是层层转包,承包者雇佣了一批社会人员驻岛看护,看岛人员鱼龙混杂,身份背景不明,不明船只和闲杂人员出入岛屿频繁,部分看岛人员甚至携带管制刀具等违禁管制物品,时常与岛屿周边海域作业的船只和人员发生冲突,存在较多安全隐患。

同时,岛上地理形势复杂,岩洞等易藏匿人、物之处和灯塔等重点部位较多,极易被违法分子所利用。“无论是‘主人’,还是承包人、经营人,大都体格健硕,性情暴戾,敢打敢杀,这么多‘危险分子’聚集在警方难以监控的地方,海岛的治安情况可想而知。”

苑海涛跟讲述了两起比较有影响的海岛案子:

一次是去年4月份,在大公岛缴获气步枪、单管猎枪、弓弩枪各一支,管制刀具一宗,抓获非法携带管制枪支犯罪嫌疑人一名。据这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他多次利用枪支、刀具对其他登岛人员进行恐吓,甚至大打出手。

同月,一刘姓男子在青岛和烟台交界处的千里岩岛上,身背猎枪定时“巡岛”,经常酒后肆意对岛上群众进行打骂,岛上群众凡有违背其意愿的,刘某即采取放狗撕咬、用刀砍、用枪威胁的手段逼迫受害人,在岛上影响极为恶劣。他还恫吓、打伤岛上的航标、灯塔管理人员,俨然是一个“岛主”,后被缉拿归案。

苑海涛告诉,由于国家赋予海警海上执法权是从去年12月份开始的,这之前,渔民在海上发生的纠纷,一般是找“船老大”来处理。这些“船老大”大都是靠收购渔民的海货、而后倒卖到陆地的人。这些人大都凶猛彪悍,见多识广,在渔民中有发言权。“海警在短期内取代‘船老大’地位确实很难。很多渔民的纠纷仍然在‘船老大’手中解决,造成很多‘冤假错案’和很大的社会治安隐患”。

救援一次花掉5万元

“上一次海岛太难了。”张友双向诉苦,无居民岛屿地势复杂,无大吨位码头,部分岛屿甚至无码头设施,且岛屿周边暗礁众多,执法船艇无法直接停靠在岛上,不得不租用地方渔船登岛。而且,岛屿分布海域面积广大,个别无居民岛屿距离海岸线较远,如千里岩岛距船艇驻地约60余海里,往返一次需近5个小时。在海警警力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对所有无居民岛屿实施经常性的巡查存在一定困难。

他给算了一笔账:到千里岩岛必须动用支队最好的船艇,该船艇5个小时一共“喝”掉5吨油,每吨油五六千元,往返一次就要花掉5万元。“有一次,为救受伤渔民,我们的一艘船艇不幸碰到礁石‘受伤’,光维修费用就花掉了两万元”。

“巡视需要用船,救助需要用船,不管受伤渔民距离陆地多远,不管海岛距离陆地多远。”张友双两手一摊,说:“可国家一年拨给我们的经费和用油量是有限的,你说,我们该咋办?”

现场常常“灰飞烟灭”

“处理海上治安问题最愁人的是我们不能及时赶到现场。当海警经过几个小时的航行匆匆赶到现场时,现场证据往往被无情的海浪侵吞得一干二净。”二支队情报科科长李凤君通过他们刚刚接手的一个案例,向道出了另一苦衷。

几天前,青岛与烟台交界处海域的一位渔民找山东海警二支队报警,称他们的渔船不小心闯入了别人的渔,他们就剪断渔脱身,不想被渔附近的两艘船发现并追赶。结果,两船只赶上他们后,对他们进行了“殴打和抢劫”,累计30万元的财物被劫走,连雷达、都被抢走,甚至船上的油都被抽走。之后,行凶人还把他们关在船舱内。

“抢劫发生在当晚7时,受害渔民好不容易遇到过往渔船,所以他们第二天早晨8时才报警。当海警花费几个小时赶到现场,经过侦查找到‘犯罪嫌疑人’后,没想到‘犯罪嫌疑人’早已在烟台边防支队报了警,称‘被抢劫’船只‘偷盗’他们的渔,他们才取走了该船只的财物以赔偿他们的损失,并且将所抢物品全部上缴给了他们当地的边防派出所,请民警为他们作主追回他们的损失,还说自己没有殴打他们。”

李凤君深感无奈:“到底是抢劫类的刑事案件还是一般的海上纠纷?由于时隔太长,现场证据早被海浪冲洗干净,这个案子让办案海警颇感棘手。”

“此类案件,除了当事人报案时间延迟外,还要归咎于我们的船艇太落后了,速度太慢。”李凤君说。

建议立法考虑治安问题

“在如何维护海岛治安方面,立法还属空白。”张友双不无遗憾地说。

他说,青岛去年秋季就对无居民海岛进行了地方立法保护,但收效不大。

“无居民海岛和海域的‘乱象’根源在于治安难控,而警力少、警备弱、登岛难,是治安难控的三大难题。”苑海涛认为。

“同时,我国海警、海事、海洋、边防、渔政等涉海单位有些职能重叠,受利益驱使,资源类的利益大家争着抢,救助等公益类的大家往往互相推诿,更给繁琐的海洋执法带来了难题。”

李凤君告诉,一些国家为了提高海警的处警速度,把所有涉海执法单位进行了综合,成立了海岸警卫队,人员编制多、船艇吨位大、装备精良。“我们希望国家能加大对海警装备、人员、资金的扶持力度,对海域、海岛实施无缝监控。”

“全国人大正在对无居民海岛进行立法,希望能将无居民海岛治安管理问题考虑进去。同时,也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协调各主管单位的利益和职能,改变‘九龙闹海’的窘境。”李凤君说。

最新资讯
热菜
机床配附件及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