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城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王勇切望金砖国家合作尽早驶上快车道

发布时间:2019-11-09 19:00:24 编辑:笔名

王勇:切望金砖国家合作尽早驶上快车道

经过几年的磨合后,金砖国家的合作理该更紧密了。在贸易强化合作上,甚至可以考虑把金砖五国引向自由贸易区方向。在金融领域加强合作的当务之急,是确保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尽快运转。而眼下特别需要形成共同语言、凝聚共识的,是在应对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方面。

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今天至明天在南非第二大城市、有“非洲最佳管理城市”之称的国际会议之都德班举行。这次会晤是在国际关系深刻演变、国际格局深刻调整、世界经济发展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大背景下揭幕的。与会领导人将就深化金砖国家合作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笔者认为,经过几年的磨合后,金砖国家的合作如今该驶上快车道了。

自从2009年6月金砖四国领导人在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首次会晤后,金砖国家领导人的会晤就成了每年一度的固定会议。首次会晤恰逢金融危机肆虐全球之际,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建立起来以后,金砖国家扛起了振兴全球经济重担。世界各国也由此更多地把全球经济摆脱危机的希望寄托在了发展中国家身上,尤其是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以及后加入的南非这些金砖国家身上。在发达经济体各自因为经济和政治领域的固有缺陷而陷入了低增长、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困境之后,聚集了全球近一半人口的金砖国家逐步充当起了全球经济事实上的主要引擎。截至2012年,金砖五国GDP约占世界总量的20%,贸易额占世界的15%,而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则超过60%。不仅如此,从未来的发展趋势看,金砖国家还具有强大的发展潜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明年金砖国家经济增长将达到世界总量的62%,而日渐式微的西方七国集团(德国、加拿大、美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和日本)的经济增长仅占世界的13%。

不过,全球经济低迷,金砖国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尤其欧债危机的溢出效应造成的出口市场萎缩的打击是有相当杀伤力的。因而,虽然相比工业化世界,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速在2012年仍保持在高位,但总体增速相对2011年均有所下滑。以中国为例,GDP同比增速自2012年初以来持续下滑,到三季度时降低到了7.4%的谷底,而全年GDP增速也回落至7.8%,为自1999年以来最低纪录。中外学者普遍估计,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将会转入中速增长区,在2015年至2019年之间会在7%左右,到2019年或许会低于7%。同样的状况,在印度、俄罗斯以及巴西等国也在出现。2012年,金砖国家除了继续受到发达国家央行放水所赐的高通胀率的困扰外,还受到了热钱外逃、本币迅速贬值所造成的金融市场不稳定性因素的剧烈冲击。而全球经济不振,风险嫌恶情绪高涨,各国投资者纷纷从高回报、高风险的发展中国家市场撤逃资金,被认为是造成这一状况的主因。同时,还必须看到,金砖国家的经济仍然相对落后,市场还不够成熟,要全面挑起振兴全球经济的重担,肩膀的确还比较稚嫩。

金砖国家要修炼得更为强劲,更为壮实,加强相互间更紧密的合作,是不二的选择。从发展潜力上看,金砖国家在贸易上强化合作的空间非常之大,未来的发展要求金砖国家能更加开放,甚至可以考虑把金砖五国引向自由贸易区的方向,以在相互间提供更多的便利,避免形成贸易摩擦。当然还要进一步加大相互之间的投资力度,形成更广泛领域的合作。比如在金融领域。尤其应在在全球经济治理当中加强合作,致力于推动建立一个公平合理的国际贸易金融新秩序。

在金融领域加强合作的当务之急,是确保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尽快运转。前几次领导人会晤已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运转奠定了一些制度基础。鉴于金砖国家的经济互补性很强,开发银行的设立可为成员国提供资源开发领域的合作新模式,所以,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如能尽快运转起来,就有望开启金砖国家合作新模式。同时,作为信贷资助合作中心,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还可通过允许成员国以本币相互提供信贷来缩小美元使用范围,进而有效避免因美元币值变化而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

眼下特别需要金砖国家形成共同语言、努力凝聚共识的,是在应对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方面。世人没有忘记,就在德班, 2011年11月举行了世界气候大会。那次会议可以说是一次艰难的会议,尽管取得诸如坚持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和“巴厘路线图”授权、坚持了双轨谈判机制、坚持了“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等五大成果,但还是留下了“更多工作”需要完成。也就在那次会议上,印度的态度是有条件考虑新的法律协议;巴西不准备签署有法律约束力的碳排放目标协议;而俄罗斯干脆加入美日澳加阵营,要求废除京都议定书。因此,下一步,金砖国家应力求能在应对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凝聚共识。这就是要求发达国家继续加大减排力度,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确保按照《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要求和全世界人民的愿望,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

还有一个不能不考虑的问题,是金砖国家的扩容。“金砖体制”在未来要想挑起领导世界经济的大梁,还须壮大队伍。就金砖国家目前的金融体系而言,抛开美元,建立“超主权”的国际货币另砌炉灶,还有很大的难度。金砖国家探讨过推出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或推出“超主权货币”,即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为基础创立一种新的超国家主权货币的构想,从而形成对美元的制衡作用,迫使美国采取得当的货币政策,以保持国际金融市场稳定。现实表明,由世界新兴经济体组成的金砖国家机制,完全有转移世界经济重心的潜力,金砖国家也有扩容的余地,其后备力量十分可观。从金砖五国到金砖国家,就像打开了一扇门,为金砖扩容留下了更多想象空间。在今天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下,金砖国家的适度扩容,对于规范国际竞争秩序以及加强全球治理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意义。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

应城女性网
搏击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