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城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烽起血月 第二十二章又见血月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9:53 编辑:笔名

烽起血月 第二十二章又见血月

徐浩策马缓缓走到秦天身边,与他并排而立。

而胖子则哆嗦着往妞子和他老娘那靠了靠,只有那五百晋城边军纹丝不动,面对着无数黑衣人一片肃杀。

“秦统领,相信你也看出我带来的是些什么人了,别做无谓的挣扎了。”雪鹰嘴角一片玩味。

“今日我们非死不可吗?”徐浩波澜不惊。

“非死不可!”

顿了顿,雪鹰又説道:“自从你离开虎门,我们的人就一直跟着你了你是太子和二殿下都diǎn名要死的人,迄今为止被他们二位diǎn名的人还没一个能活蹦乱跳的站着的。要不然你以为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有资格让我出手?”説完轻蔑的扫了一下四周。

落日山部众一片怒色。

雪鹰直接无视。

“不过我奇怪的是,刘高不是説你已经死了吗?难道是徐麟使的障眼法?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説完,雪鹰向徐浩比了个抹喉的动作。

“那么虎门也是你们偷袭的吧!”徐浩面无表情。

雪鹰抬头看了看天光,日已偏西,峡谷里渐渐的幽暗下来。

“时候不早了,虎门是不是我们偷袭的,你下去问穆云吧!”雪鹰收起笑容。一脸冷漠。

説完,雪鹰身上迸发出一圈蒙蒙的紫色。

“三品战王!”秦天脱口而出,心一阵下沉。

但这三品四品的对徐浩来説毫无概念。

体内血月之力瞬间发动,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居高临下,带着一片蒙蒙的血色如离弦之箭迅速向雪鹰冲去。

看到徐浩浑身散发着的蒙蒙血光,雪鹰眼中掠过一丝诧异之色,但身体依旧未动。直到徐浩挟着的劲风拂动起他的衣襟时,他才堪堪的伸出一只紫色拳头对准徐浩轰去。

当两只拳头相撞时,徐浩感觉迎面而来的不是一只拳头而是一座巍峨的大山,

“呯”的一声,徐浩右手骨骼尽裂,整个身体如一只断线的风筝落向远处。

而雪鹰只是后退了xiǎo半步。

“浩少爷,徐哥!”秦天与邱胖子众人当即往徐浩处奔去。

“呵呵,还以为有什么古怪,原来不过如此。”话虽这么説,但没人看到雪鹰负在背后的右手在微微颤抖,雪鹰清楚的知道,自己右手中指的指骨同样被震断了。

徐浩吐出一口鲜血,向众人摆摆手,艰难的站起身形,满脸潮红。

几个xiǎo丫头眼中都噙满了泪水。妞子更是握紧着两个xiǎo拳头欲冲向雪鹰,却被胖子死死拽住。

“骁骑营听令!保护浩少爷!”秦天满脸沉重。他心里非常清楚,寻常士兵根本不是武者的一合之敌,更何况面对的是一支由武者组成的军队。

“是,属下等誓死保护浩少爷!”整齐划一的声音,异常悲壮。

“呵呵,可笑!一群绵羊在一群狮子的围困下要去保护一只狼崽子,不知道是説你们愚蠢呢,还是説你们精神可嘉!”雪鹰摆了摆手阻止了蠢蠢欲动的那些黑衣人。然后一步一步的往徐浩缓缓走去。

“第一xiǎo队!”秦天命令道。

此时马队中缓步踏出十几骑将士,齐齐向秦天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缓步,xiǎo跑,冲锋。四周的黑衣人虽然都带着面具但依然能感受到他们从眼中迸发出的浓浓嘲讽。

就在距雪鹰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十几骑将士的脚下突然突兀的刮起一阵龙卷风。

“退回去!”徐浩大喊。

可为时已晚,这股龙卷风不过只维持了短短的瞬间,当风尘散尽,十几骑将士,连带着座下的战骑都已经变成了十几座晶莹剔透的冰雕。

随着雪鹰的一拂衣袖,十几座冰雕轰然倒下,碎满一地。

“混蛋!”徐浩大骂。

“第二xiǎo队!”秦天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马队中又踏出十几骑将士,同样的向秦天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冲锋!

徐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第三xiǎo队!第四xiǎo队!”秦天嘴唇颤抖,又异常坚定。

“秦天,你个混蛋!”徐浩目呲尽裂。

不等第三第四xiǎo队冲锋,徐浩一个弓步,拼尽全力冲向雪鹰。

这次不等徐浩近身,雪鹰周身紫光暴涨。四周温度急剧下降。

不见雪鹰如何动作,身前突然出现无数风团向徐浩汹涌而去。徐浩就如撞上了一堵冰墙整个人再次远远的飞落在地。

“别急着死!好戏才刚刚开始!”雪鹰满脸戏谑。

徐浩蜷缩在地上

,整个身体如坠冰窖,仿佛连灵魂都被冻住了,嘴角溢出的鲜血也瞬间结成冰屑。

“第三xiǎo队,第四xiǎo队!”秦天痛苦的喊道,他再也不忍和这些将士的眼睛对视。

“别过来,别过来!”徐浩趴在地上艰难的昂着头,歇斯底里的喊着。

可迎接他的依旧是隆隆的马蹄声。

徐浩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渴望过力量,原本一直以为自己的血月之力足够保护他所在乎的人,可今天让徐浩清醒的认识到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多么的幼稚。

第三xiǎo队第四xiǎo队转眼又化成一地的冰屑。

“第五xiǎo队!第六xiǎo队!”峡谷中回荡着秦天悲壮的喊声。

这些都是他的袍泽,这些都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可现在秦天不得不一个个的亲手把他们推向鬼门关。

“秦天,你个混蛋,别过来了,求你们别过来了!”徐浩只能用微弱的声音一遍遍的喊着,双目尽红。

“我不是徐麟的儿子,不是你们的少爷,别再过来了!”可惜谁都没听到徐浩细如蚊蚋的喊声。

“一群蠢货!”雪鹰丝毫没有因为这些死士的悲壮有丝毫停顿,依旧是一步一步闲庭信步的向徐浩走去。

徐浩红着眼看着一步步靠近的雪鹰。突然眼中看出去的尽然是血红的一片,血色的山石,血色的树木,血色的杂草。整个峡谷都被这片血色重重包裹着。

不仅仅是徐浩一个人,而是整个峡谷中的人都看见了这片妖异的红。

血月!!!只见一轮巨大的血月不知何时已经高高的挂在峡谷的上空,散发着诡异的血色。

连雪鹰也诧异的抬头看了下这诡谲的血月。

“忘了,今日还是中秋!该送你们下去跟你们的亲人团聚了。”雪鹰顿时莫明的感觉到一丝不安,手一挥,所有的黑衣人如狼群般扑向各自眼前的猎物。

可就在此时,场中发生了一个奇异的变化。

从躺在地上的徐浩身上突然爆发出九道夺目的血色流光,这九道流光不断的在徐浩周身流动,宛如有生命的精灵般。此时夜空中的那轮巨大的血月犹如受到牵引般突然爆发出剧烈的波动,一道道浓稠的血光如潮汐般不断向徐浩奔涌而去。

徐浩身上的九道流光不断的壮大,延伸。不久就覆盖了整个马队。那些黑衣人透过他们所戴的面具能清晰的看到他们眼中的惊诧。

“动手!”雪鹰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可还没等那些黑衣人有所动作,那被浓稠血色包裹着的马队中突然爆出一声“卡卡”声,就如雏鸡破壳般的声音,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无数的“卡卡”声瞬间密集的响成一片。

接着从血光中冒出一片片蒙蒙的绿色,蓝色,甚至还有不少的橙色。

此时的血色却渐渐的淡了下去,眨眼就消逝不见,连夜空中那轮巨大的血月也恢复到了原来的颜色。

而再次呈现在黑衣人眼前的马队,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浓浓的颜色,最为惊奇的是邱胖子和妞子两兄妹散发出来的颜色居然是淡淡的土黄色。

感受着这支马队散发出的阵阵源力,雪鹰无法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眼前的这六七百人怎么突然间都突破成了武者,连那老太太和露着两颗蜡黄大板牙的中年大叔身上也冒着蒙蒙的蓝光,绿光七品,蓝光六品,橙光五品,而那低眉搭眼的死胖子和他身边的xiǎo丫头居然冒着四品的土黄色。”

“武者?那又怎么样?杀了,全都杀了。”雪鹰已无法从容,眼前的事实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可现在谁还能保持从容呢?秦天?邱胖子?五百边军?祁三?猴子?原骑云帮众?

没人能从容,有的只是不可思议和震撼。

或许现在唯一从容的人只有徐浩了吧,因为他已经如一条死狗般的昏死过去了。

“保护浩少爷,我们冲出去!”浑身冒着浓浓橙色的秦天底气十足。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最好的大夫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到底怎么样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在线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技术怎么样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在线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