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城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我的婚姻只剩一个钱字

发布时间:2019-11-10 20:43:38 编辑:笔名

我的婚姻只剩一个“钱”字

上个月,他和对面街上宾馆里的年轻服务员好上了,我们现在的关系只剩下金钱,如果不是在乎那一点共同财产,他老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记录人:本报陈琳

奋斗岁月

10年前,我和程海从县城辗转来到江城,从踏上这块陌生的土地开始,我们的命运注定要发生变化。

多少进城务工的农村人白手起家,起早贪黑,一心想奔出个名堂,可没有几个像我们这样幸运,靠做粮油生意,在城市里扎稳了脚跟。

几年前,我们已经开了三家分店,每天一开门营业就门庭若市,生意好得出奇。

随着荷包渐鼓,我们也在城中买了一套百把平米的房,价值几十万,房产证上赫然写上了程海的名字。共同奋斗了那么多年,终于盼来了收获的季节。

两年前,我和程海分开来各管一个店子,另外单独给他那家店请了人帮忙,两个小女孩,都是老家亲戚介绍过来的,刚满18岁,眉眼都还没长开,朴素,青涩得很。我想这样也好,只当是多养两个妹妹,做点好事。

两家店离得很远,平日里,除了打点我分管的分店生意外,还得去总店转悠,所以很少去程海那里,一个大男人指挥两个女孩做事,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多数时候,我就住在店子里,方便做生意。一切相安无事,转眼就到了那年的5月。

一天夜里,盘存,结算完,已经快11点了,我忽然意识到身上的衣服已经穿了好几天了,于是,我拦了辆的士,打算回家过夜,顺便洗个澡,带点干净的换洗衣服过来。

上楼,开锁,拧开房门,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程海竟然搂着个女人躺在我的床上!

小三逼宫

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在程海店里做事的小诗。

想当初,小诗的姑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她托付给我,一直以来我待她不薄,怎么说也有收留之恩吧,亏我如此信任她,她怎么能干出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我越想越生气,胸口愤怒的火苗乱窜着,冲上去一把揪住了小诗的一头秀发,不要脸的东西,看看你做的好事,好好的家就被你给毁了!我边骂边拖她下床,她呜咽着,死命捂着头皮求饶,蔡姐,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一旁的程海急了,忙上来扯开我,小诗这才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来,用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程海,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别哭,别哭。程海顿时心慌意乱,拿出怜香惜玉的口吻。一出郎情妾意的好戏,公然在我面前上演了。

我们闹了一宿,整晚没合眼,程海叫小诗先走,她犟着不肯,蔡姐,这不关程哥的事,要怪就怪我吧。这小丫头真不简单,到了节骨眼上,还不忘施媚术,讨男人的欢心,跟当初那个土气又害羞的女孩判若两人。

清晨5点多,等程海把小诗送走后,我在房里痛哭了一场,操劳了快半辈子,原本平静的日子就这样被活生生地结束了。

[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仰光]

社会
星座运势
资讯